分院电话:0991-5590895

全国免费咨询热线:400-888-6667

主页 > 雍禾活动 >

雍禾评论:搭售药品让植发人尽失本色

文章来源:雍禾植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4-10 15:08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177
雍禾评论:搭售药品让植发人尽失本色

(过多地搭售药物,对发友来说是陷阱,对植发医院来说是尽失本色)

  近日,一个其它医院的术后发友向雍禾植发诉苦:他在某医院植发花了2万元,以为事情就此截止,不想医院没完没了地输液,说是不输液出现风险失控医院不担责,于是他硬着头皮输液和注射治疗,术后半月又花了2万元的药费。这是一笔冤枉钱。雍禾指出,以往中国植发人以毛发移植为主业,现在一些机构搭售药物敛财,这让他们失去植发本色。

  中国植发也就十余年时间,一开始就是与绝大多数药物分庭抗礼,其典型的口号是:药物不大管用,假发对人体有害,植发是解决脱发难题的有效办法。是的,中国植发人一开始就是在铺天盖地的药物广告中突围的,并且一步步地亮出成绩单证实植发的不可替代。许多发友亦是惊醒:原来几年时间花几万元药物治脱发,但就是长不出来一根头发,但植发手术一下子就种出了头发。正由于此,植发的快捷性和有效性才赢得广大发友的共识。

  当然,植发手术也要适当用药的,比方术后的消炎药,但这与所谓的防脱和生发药又不是一个概念。不过,一些发友植发手术后可适当使用些防脱药,如保法止和米诺地尔,但相对植发它只是辅助成份。换言之,以非药物或极少的药物身份赢得市场,这就是植发本色。

  雍禾植发专家指出,中国植发市场之所以能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稳扎稳打赢得广阔天地,就是我们前期保持了植发人的应有本色:不过度医疗,不搭售药物。

  包括雍禾在内的中国植发人尽显本色,不牟药物的小利,而让整个行业光明磊落。

  然而,近几年来,一些植发同行受利益驱动,纷纷经营起防脱药物,并美其名曰“辩证施治”。诚然,雍禾植发并不反对辩证施治,但这有个限度,那就是以植发手术为主体,药物只能是一个辅助手法。但我们发现一些植发医院搭售药物和注射治疗不择手段,这已经不是主辅的比例,而是半壁江山了,就如本文开头所举的例子,植发费用和药费几乎平起平坐。一些植发医院因手术量停滞不前,于是拿药物来替补,并想将它致力为医院的经济增长点。

  倘若一次植发手术给几百元的消炎药,这正常,算不上搭售;倘若一次植发手术给上千元的药品,这有了拿药物在发友身上营利的苗头;倘若一次植发手术连哄带骗让患者没完没了地输液和注射治疗,并且总费用万元上下,这是赤裸裸地以药养医,冲淡了植发本色。

  同样的脱发和植发,你手术后什么药没用,长出浓密新头发,他手术后用了上万元的药,也是长出一样的浓密头发,这就说明一些医院搭售药物的目的所在:不在生发,而在生财。恰恰是这一点,我们才强烈地警惕各种药物伺机“混入”植发手术。

  人性有弱点,需要规则防范;医院也有弱点,需要制度杜绝忧患。雍禾植发一直尽显行业本色,从来不给患者搭售药物且保证完美效果,但雍禾的本色彰显并不只是内部制约,还有外部制约,术前医患间签署法律协议:不过度医疗不搭售药物但保证好植发效果。因为言行一致,相对于其它植发医院,一次植发手术在雍禾就可省出上万元来。

  我们不希望同行学习雍禾,只希望同行学习先前的自己,回到植发手术不拿药品牟利的过去,回到那纯真的只种头发的行道上,这才是植发人的英雄本色。



推荐专家/Experts recommend

雍禾植发研究院院长-韩岩

雍禾植发研究院院长-韩岩

南宁雍禾植发专家-曾斌

南宁雍禾植发专家-曾斌

南宁雍禾植发医生-刘全智

南宁雍禾植发医生-刘全智



发友关注

THE ATTENTION OF THE FRIENDS